24 January 2010

2010年,从新年伊始,准确的说是新年前夜开始,启动这次三角飞行。一不小心升成了头等舱,于是义不容辞的被度了两周假。我知道那里有阳光沙滩美女和椰子树,但不曾想也经历了醉鬼骗子变态加流浪汉。所以,天堂和地狱,也许只隔一扇门。

飞行路线是这样的:埃姆斯 得梅因-丹佛-夏威夷;夏威夷-洛杉矶-圣地亚哥;圣地亚哥-圣保罗-得梅因 埃姆斯。两周,很晕。绕了半个美国,经历了天寒地冻和春暖花开。几多感受,但是淡定了很多。也会和别人说,但是全然不是兴高采烈的分享旅行感受。而是把自己经历的糗事大爆一下,供众人一乐。在Ames的娱乐圈里,我俨然已经成为娱乐大家的谐星或丑角了。真是杯具。

夏威夷之行,是去采叶子,提DNA的,所以也算是公费旅游了。住在山上,火山喷发的那种山。圆环型的。土是红褐色的。很肥沃。房子虽然不面朝大海,但是春暖花开,火鸡和无名鸟就在院子里的草坪和树梢上,晒太阳。海就在隔壁过去的一转弯,轰轰轰轰的冲击着岩石和沙滩。每天早晨早早的迎着薄雾就开车下山,山路虽然弯曲,但是路的等级很高,所以开起来还好。当然,也不是我在开。公路一边是太阳升起在雄壮的环形火山旁,公路另一边是朝霞闪烁在泛泛鳞光的海涛里。我们就独自开着车,放着音乐,沉浸在刚才还没做完的梦里。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幸福。

中午去小镇里买一个三明治,footlong的。切两半,中午吃半个,晚上吃半个。两三点收工,就去海边沙滩上晒太阳,看别人冲浪。也看那些坐在自己海边大House的富人们,无聊地眺望远方。我不喜欢这种生活。于是开始想念在埃姆斯那些忙忙碌碌的日子。

一些旅行的相片:

alt text 晒太阳的大脚

alt text 海边的秋千

alt text 去冲浪的美女

alt text 椰子树边的大房子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