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ugust 2009

心有余悸啊,心有余悸。
今天去了趟省城边的那个遥远的村串亲戚。
其实也不遥远。半个小时的车程。
去的时候做了蛮多功课,认认真真的查地图,打印。结果,还是低估自己的路痴指数。
回来的时候本以为跟着Yan的车,一路狂奔就回来了。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的小命差点断送在这条并不漫长的乡间小高速公路上。


开始还好。一路跟着。
要转高速I35的时候,一辆车夹在了我们中间。Yan换Lane我没看见,打左转灯我也没看见。转弯我倒是华丽丽的看见了。但是挥一挥手,只能眼巴巴的越行越远。
我那个恨哪。我把车趴到高速的马路牙子上。欲哭无泪了我。就TM几十米。越过去就是康庄大道。当时我纠结的恨不得逆行,拐回去。
现在想想,我要是真那么做了,明天新闻就是Iowa连环撞车案了。
定了定情绪。我闷头往前开吧。下一个出口拐回来就好。
这下一个出口可不要紧。一猛子十几mile下去了。俩词,一个是黑暗,一个是迷惘。
PS:我从来没在高速上开过没有目的地的车,而且一个人,而且晚上,而且还下雨。诚实点,偶老兄只开过两次高速呢~ 这第三次就迷路了。


当时很不清醒,不知道怎么开了。并线也没看后镜。结果一辆恶凶凶的18轮呼啸而来,与我擦肩而过,只把我逼到了隔离带,差点没开进沟里。我可以想象18轮司机的手势。 但是当时顾不了那么多了。小命要紧。
不行了,赶紧找个人家问问路吧。
前面有灯。给了一线光明。
出口呢,出口呢。
看见了,在我身后。我靠。
接着往前。路啊路,这如同Pat实验室毕业时间一样漫长的路~
我滴个神唉。不会开到加拿大吧。我带护照了吗我~
左拐,下高速。
我滴个二郎神唉。这是虾米地方。黑糊糊荒草丛生的,不会有劫匪吧。太冲动了,怎么见出口就下呀。赶紧找个小路掉头。另一个方向重回高速。
还是冲那个有灯的地方。我睁大眼睛找出口。
出高速后终于找到人家了。是家加油站。
我说哥哥姐姐,叔叔阿姨,我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俺住在Ames,可却迷失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这可咋整啊。
有个大叔很客气,My friend你别着急,听哥跟你慢慢说。结果连比带画的给我整了张地图。本来我是想问,哥想买个GPS,哪有卖的。结果,为了在美国民工面前争口气。我说哥懂了。 不就是先拐个大圈,然后上35嘛。我说小case,Thanks。然后轻轻的我扬长而去,不留下一片云彩~


等等,ATM。这下爷不怕了,我看谁TM还敢抢劫我。谁敢抢劫,我给谁100块钱。赶紧在ATM取了一百块钱。还要手续费,真是趁火打劫~
事实证明还是太冲动。为什么就不肯承认自己是路痴的现实呢。当那个360度的大转弯在我隔壁的那条Lane上滑向远方的时候,我只能发呆和轻叹。上帝啊,为什么您老人家老是戏弄我,您饶了我,我初一十五的给您上香还不成吗。我那个恨啊:-(
开啊开,开啊开。转回来。又开啊开,开啊开。
爷这会谁的话也不听了,爷就想买个GPS。
有灯的地方。那是卖火柴小姑娘——他哥的港湾。
过了一个个汽车旅馆和洗手间。终于找到家卖电器的港湾。
赶紧花了100块钱买个GPS。我那个亲切啊我。我想输入北京输入北京,我想输入台北我输入台北。别得意了,老实的输入Ames回家吧。
当华丽丽的指向箭头呈现出来的时候。我差点没激动地热泪盈眶。抚摸着强大的GPS,我轻轻地说,哥再也不抛弃你了。真的~
然后,开着冷气和低缓的乡村音乐。
一路向北。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