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uly 2009

之所以非典型,因为这是最忙的授粉季节。
之前:睡觉,呼呼的。。。

  • 7:30:该死的闹铃把我吵醒了,摁掉。
  • 7:40:又响,再摁掉。
  • 7:50:再响。晕,晚了,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起床,刷牙,洗脸,穿裤子(咱有一绝招:一边刷牙一边穿裤子。但是今天没用上,感觉还早。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轻易使用杀手锏的)。
  • 7:55:早餐。香蕉加一杯果汁。
  • 8:00:趿拉着鞋去车库,一边开车门一边提鞋(咱的鞋是临时免提型)。

这段之所以这么熟,是因为每天都这样。晕。 *****

  • 8:10:到Lab,开电脑,收信,装备Supply,打印Feild Book.转身奔Farm。
  • 8: 25:唉,还好,提前5分钟赶到我那华丽丽的玉米地。超速了,还好木有被警察蜀黍看见~ 就怕迟到,迟到了就被他们美国佬Bala,Bala,木完木了。
  • 8:30:实验室大姐华丽丽的赶到。简单寒暄,开始介绍我的Field Layout情况。我开始说:“Row ‘#-# 是我第一个Mapping Population,Row ‘#-# 是我第二个Mapping Pop. 这边是F1BC2,那边是NAM RIL,那头是Ac-Ds Tagging”。R大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然后开始指点江山。今天R是给我做Field Tutorial。就是她老人家过去6年惨痛的教训和经验。整个Cross和Field Management简单过了一遍,在俺华丽丽的玉米地穿行了一遭。收获不小。
  • 9:30:送走R。开始shootbagging。偶从这头,M从那头,中间隔着的不是若干千行玉米,是寂寞(这个模板最近怎么这么火啊)。M是俺的LA(Lab Assistant),一位难伺候的主。
  • 10:15:回Lab。打印Research Report。整理思路,周四十点半是老板和俺one to one meeting的时间,能被老板大人接见,是俺们农民一周的荣幸,每次都得小心翼翼。昨天写的research Report,先浏览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洞,另外要提些什么问题,都得提前准备好。
  • 10:30:去老板办公室门口等待接见。老板办公室关门,视屏会议呢。最近老板很忙很忙很忙忙忙~在批发一大批paper。暗爽啊,最讨厌跟他meeting了,每次都要列一大堆干这个干那个~唉。干的完吗~
  • 10:40:不等了,回来上网,看一下163新闻, 又撞了一个飞机。
  • 11:00:分析一下Genotyping的结果,不乐观啊,计划中的10个才成功了3个。接着做呗。开始计划一会怎么做。
  • 12:10:微波炉热饭,昨天晚上带来的,在冰箱。然后,一边吃饭一边看新闻。
  • 12:30:开始set up PCR plate。
  • 4:30pm:陆陆续续set up了8个PCR plates.
  • 5:00pm:又制了4块Gel。
  • 5:10pm:回家做饭。今天吃我的招牌菜,四季豆炒虾仁。简单易学,老少皆宜。每天做两顿,一顿晚餐,一顿明天中午的午餐。
  • 6:30pm:返回lab,开始跑胶。
  • 8:30pm:和FY八卦一下谁Science做的好,哪个PI牛B,PostDoc去哪里(这个有点远)。然后他一副老大哥的样子开始教导在lab里要怎样怎样做人,怎样怎样做事。FY是大师兄,PI水准的,我很佩服。
  • 8:40pm:整理一下明天的计划,做field tagging,读一下paper.
  • 10:00pm:开始读胶。
  • 10:01pm:晕,有一板没电流。还得重新开始跑。今天要晚了。
  • 10:30pm:结果好模糊啊,打印出来的读的一沓糊涂。只能对着胶仪一个一个的读。耗时间又耗眼睛。
  • 11:30pm:有一个idea,是不是我一个群体的No Segregation是因为primer prefer binding B73 allele。很兴奋。妈的,还得接着读另一个板。
  • 0:10:还在读胶。我想睡觉。
  • 0:15:把胶丢掉。打扫干净。唉,不打扫的话,明天又被那个西班牙八婆骂。
  • 0:25:回到家。又超速了。反正警察叔叔都回家睡觉了。
  • 0:30:睡觉,还在想那个idea.
  • 1:00:呼呼了~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