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February 2015

全美大部分地区大雪,冻成了狗,这种地中海气候的雨夜,

在这个雨夜,喝着Angry Orchard的淡啤酒。

留美这些年,我改变了多少,还是那个追梦的少年吗?

还是那个愤世嫉俗的

情怀?

OO一岁的了,我能留给她什么?

民族,还是世界?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