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ugust 2009

如果还有什么可以祭奠青春的话,
我会割腕,
取一瓢血。
然后,
望着汩汩的手腕说,
看啊,
这年青的心脏,多么的带劲~


如果还有什么可以标志永恒的话,
我会刻一颗刺青,
“忍”吗,还是“心”?
都不会了,
我会刻一个“唉”,
去他妈的永远~


如果还有什么可以承载梦想的话,
我会像隔壁的小黄狗,
梦想就是它嘴里叼着的骨头,
哈喇子都流在上面了,
没有什么比那更值得捍卫,
谁抢,我咬谁~


如果,如果前面还有路,
我会鄙视那路边的红罂粟。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