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ay 2006

不知怎的,就翻开了这本书——房龙的<宽容>,送我书嘱咐我阅读的人远去了,物是人非,空空的只剩下冰冰的字母。 仅仅翻看了序言,就感叹良多。。。

To the west and to the east, to the south and to the north lay the ranges from the Beginning of time.
....
There are pastures in those hills. Meadows too, as rich as any. And men and women of our own flesh and blood. And cities resplendent with the glories of a thousand years of laber"

漫游者发现了新大陆,兴奋的高呼着这些话,尽管被绑在绞刑架上。
漫游者和守旧老人,不知道谁更傻。

漫游者违背传统,探索出山那边的另一个世界。却要拖着滴血的双脚,回来告诉无知谷人他的发现,尽管冒着被处死的危险。结果他如愿的死了。没人相信他,因为先人在书上写着,不要相信山外面还有一个世界。他偏偏要“亵渎”先人。

守旧老人捧着圣书,只高呼一声“Blasphemy!”就要了一条人命。而当干旱降临时,违背先人,洒脱的坐着马车逃离山谷的就是这帮人,而路就是漫游者找出的路。 漫游者真的很白痴,找到了真理就很了不起啊,就天下第一啊,想要自我满足也不是这样玩滴,这个世界只允许一个人优越那么一点点,多了,就要乱棒打死,游戏规则就是这么简单。真理也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宣布给合适的人。况且这个世界上本没有真理,黑格尔讲,真理是无限的,而人的实践是有限的,所以人无法用有限的实践认识无限的真理,所以世界上没有真理就对了。有些狂人偏偏就喜欢显摆他比别人有知,别人都是无知,自己掌握了真理,别人都是假理。于是有人被烧死,有人被绞死,有人郁闷死。。。 而无知者却都活的好好的,开心着自己的无知。唉,想要有知真不易。。。。

守旧老人,听这名字就得鄙视。无知的守旧,无知的快活。
算了,暗暗的鄙视鄙视,然后继续当自己的白痴。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