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February 2014

在NGS时代,群体遗传学以及进化的光芒基本全部被铺天盖地的织袜子(关联分析,俗称GWAS,属数量遗传学)掩盖了。过去,群体和进化那些方向是纯脑力劳动,年富力强的教授副教授们,啪啪啪啪,就能天马行空的整出文章来。看的人云里雾里。碍于历史和数据的局限,很多理论也无法证伪,只能争论争论作罢。

NGS生产了天量的数据。现在的问题是,这波浪潮还没有完全席卷那些传统领域。或者至少有一定的时间差。这个时间差,导致群体或进化遗传学的大家们没有能力分析这些数据。尽管空有满腹的猜想,奈何撼动不了这些数据,也只得作罢。

Simons, Y. B., Turchin, M. C., Pritchard, J. K., & Sella, G. (2014). The deleterious mutation load is insensitive to recent population history. Nature Genetics, (August 2013). doi:10.1038/ng.2896

#### 文献地址

当然,也有聪明绝顶的大牛们,如上面这篇NG文章(希望作者本人没有绝顶)。作者在猜想,模拟,验证中,解决了两个蛮有意思的问题。而且,人家公开数据的再利用。在这个方面,值得再下功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